攻堅克難砥礪行織就民生安全網——中國社會保
2019-04-20 09:35 來源:未知
攻堅克難砥礪行織就民生安全網——中國社會保
陽江日報

  2008年5月22日, 在北京市朝陽區金盞鄉政府禮堂里, 當地農民從社保工作人員手中接過社保存折,從此這些農村老年人每月也有了養老金。(盧剛 攝)

  在計劃經濟體制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轉型的歷史時期, 我國社會保障發揮民生安全網、 社會穩定器的重要作用, 維系改革事業順利推進、國民經濟持續發展。

  從無到有、 從弱到強, 從城鎮到農村、 從職業人群到城鄉居民,中國社會保障不斷改革、 發展和完善, 建立起世界上最大的社會保障安全網,為世界所贊嘆。

  1978年以前, 我國長期實行與計劃經濟體制相統一的社會保障政策, 即建立在計劃經濟體制之上的“企業保險”制度。

  上世紀90年代初, 劉志明大學畢業后被分配到安徽省合肥市紡織品公司, 最初在下屬的十字街紡織品商店鍛煉, 這是一家百年老店。 “原本, 效益相當不錯,上級公司安排退休人員在這家商店領取養老金, 一 開始企業勉強可以承受。” 劉志明回憶, “但隨著退休人員不斷增多, 企業負擔不斷加重。 漸漸的, 企業出現職工工資到期不能按時發放的現象,而且越來越頻繁。”

  “上世紀90年, 我國經濟改革正處于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的過渡期。 傳統的勞動保險制度, 由企業包攬勞動者生老病死傷殘等所有福利, 企業負擔過重, 企業之間負擔不均, 難以輕裝上陣參與市場競爭。”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說。

  1991年6月, 國務院下發 《關于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的決定》,這是改革開放以來國家就養老保險問題第一次作出重大決策, 明確基本養老保險費實行國家、企業、個人三方共同負擔。

  1995年3月, 國務院根據 《中央關于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 精神, 下發《關于深化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的通知》,確立了社會統籌與個人賬戶相結合的養老保險制度模式。

  1997年7月, 國務院在總結各地改革試點經驗的基礎上, 下發了《關于建立統一的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制度的決定》,規范企業和職工個人繳納基本養老保險費的比例,養老保險統賬結合模式走向統一,并為行業統籌移交地方管理創造了條件。

  上世紀90年代,國企改革進入深水區,大量企業關、停、并、轉,部分企業職工手中大量醫療票據無法報銷。政府實施多年的公費醫療、勞保醫療已無法為職工健康提供保障。

  1994年12月, 江蘇省鎮江市、江西省九江市進行社會統籌與個人賬戶相結合的社會醫療保險制度的試點, 為全國醫保制度改革探索經驗。

  南開大學衛生經濟與醫療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銘來認為: “‘兩江’試點是醫保體制改革的先行者、奠基者, 它驗證了與市場經濟體制相適應的醫療保障制度的政策框架,對保障職工基本醫療、 抑制醫療費用過快增長發揮了積極作用, 為全國范圍內建立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制度探索了路徑。”

  “兩江”試點為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制度的建立奠定了堅實基礎。當時試點中提出醫療保障水平要與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相一致、 籌資水平要與各方面承受能力相一致的基本原則, 社會統籌和個人賬戶相結合的基本制度模式, 成為后來城鄉居民醫保制度的基本原則和制度內容。

  在這一時期, 隨著勞動合同制度和企業破產制度的推行, 我國開始出現下崗失業人員, 國務院1986年頒布了 《國營企業職工待業保險暫行規定》,標志著我國失業保險制度的建立。 這一階段我國社會保障開始由原來的 “單位保障” 向 “社會保障” 轉變, 為以后的社會改革轉型奠定了重要基礎。

  今年51歲的馮建明,是浙江省寧波市鄞州區養老保險管理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員, 從事養老保險工作28年, 見證了我國基本養老保險制度不斷發展完善。

  1990年, 大專畢業的馮建明進入鄞縣社會勞動保險公司合同制工人辦公室, 負責合同制工人養老保險費征繳工作。

  “當時,養老保險僅限于國有集體企業勞動合同制工人, 參保人數僅幾千人。”馮建明回憶。當時征辦模式是企業出面辦理, 馮建明和兩名同事在辦公室便能完成全縣職工養老保險費的收繳工作。

  讓馮建明感慨的是, 鄞縣城鎮職工養老保險歷經1995年、 1998年、 2000年三次擴面, 三資企業、鄉鎮企業、 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等非國有企業都被納入參保范圍,參保人數從幾千人迅速增長到10萬余人。”

  為了加快醫療保險制度改革的步伐, 國務院1998年12月下發了《關于建立城鎮職工醫療保險制度的決定》。 在朱銘來眼中, 從此以后,職工醫療費用由國家和單位包攬轉向國家、 單位和個人共同負擔, 有了穩定的籌資機制和來源, 并控制了醫療費用過快增長。

  進入新世紀以來, 黨中央、國務院以 “和諧社會” “科學發展觀” “以人為本” 的理念推動社會保障制度建設, 提出 “到2020年, 覆蓋城鄉居民的社會保障體系基本建立, 人人享有基本生活保障”。

  在失業保險領域, 1999年1月, 《失業保險條例》 發布實施,由再就業中心、 失業保險、 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構成的 “三條保障線” 以及 “兩個確保” 政策,為中國成功應對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下崗失業高峰做出了巨大貢獻。

  在工傷保險領域, 2003年4月, 國務院頒布 《工傷保險條例》,為發展工傷保險制度確定了基本的法律框架, 在覆蓋面和工傷認定方面均有所擴大。

  在養老保險領域, 2005年12月國務院 《關于完善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制度的決定》, 提出要盡快提高統籌層次, 實現省級統籌,為構建全國統一的勞動力市場和促進人員合理流動創造條件。

  在醫療保險領域, 2007年7月, 國務院正式開展城鎮居民醫療保險試點,88個城市被列入試點范圍。

  2009年9月1日, 國務院決定開展個人繳費、 集體補助、 政府補貼相結合以及社會統籌與個人賬戶相結合的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試點, 首批覆蓋全國10%的縣 (市、區、旗)。

  “1998年我剛工作那一年, 老農保擴面工作已基本處于停滯狀態。2009年開始試點的新農保, 是質的飛躍, 標志著農村社會養老保險發展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階段。”驀然回首, 提起新農保工作, 程志勇仍然興奮不已。

  宣威市于2012年啟動了新型農村和城鎮居民社會養老保險試點工作,當年參保人數就達到71.6萬人,參保率達90%以上。

  建立新農保制度, 使8億農民有了養老保障, 在中國歷史上是一項前無古人的德政之舉。“新農保是繼取消農業稅之后一項偉大的惠農之舉, 改變中國千百年來完全依靠家庭養老的單一模式; 由于在制度設計上實行基礎養老金補貼和繳費補貼, 極大調動了廣大農村居民的參保積極性,成為近年來發展很快的社會保障計劃之一。” 鄭秉文如此評價新農保制度的偉大意義。

  在山東省汶上縣康驛鎮, 趙存玉老人及老伴2011年參加了新農保,每人繳納了1.54萬元, 如今每月可以領取388元城鄉居民養老金。 “農民都能領上養老金, 數額還不低, 如此惠民好政策, 真是做夢也想不到!” 趙存玉老人動情地說。

  2011年, 國家開始在一部分地區開展城鎮居民社會養老保險制度的試點工作。 僅僅一年后, 新農保、 城居保就基本實現制度全覆蓋, 之后迅速朝著法定人群全覆蓋的方向發展, 多年來參保人數一直保持在5億人以上。

  同樣在2011年,我國 《社會保險法》 正式實施, 社會保險事業邁入法制時代。 “《社會保險法》 是我國第一部社會保險綜合性法律,是我國社會保障法制建設的一個里程碑。” 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科學研究院院長金維剛高度評價 《社會保險法》的偉大意義。

  黨的以來, 我國社會保障建設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 落實全面深化改革的總要求,改制度、 擴范圍、 提待遇、 強服務, 建立起世界上覆蓋人群最多的社會保障安全網,夯實民生基礎。

  2016年11月17日, 在國際社會保障協會第32屆全球大會上,中國政府被授予 “社會保障杰出成就獎”, 成為世界上第二個獲此殊榮的國家。 一時間, 會場上響起經久不息的掌聲。

  截至目前, 我國基本養老保險、 醫療保險、 失業保險、 工傷保險、 生育保險參保人數分別達到9.26億人、 13.5億人、 1.92億人、2.31億人、1.98億人。 我國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養老保障網絡、 健康保障網絡, 參保率分別達到90%、95%, 一個世界上覆蓋人群最多的社會保險安全網蔚然成形。

  2014年初, 新型農村和城鎮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吹響合并號角; 到2015年底, 全國所有縣級行政區基本完成兩項制度的整合,實現了制度名稱、 政策標準、 管理服務、信息系統 “四統一”。

  2015年1月, 國務院發布 《關于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的決定》, 明確機關事業單位實行與企業一致的社會統籌與個人賬戶相結合的基本養老保險制度, 終結了養老 “雙軌制”。 由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和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共同構成的法定養老保險體系正式形成。

  2016年1月, 國家全面整合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和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兩項制度, 看病報銷再也不分 “城里人、 鄉下人”, 城鄉居民按照統一的政策參保繳費、 享受待遇。 城鄉統籌帶來就醫層次的提高, 參保農村居民的用藥范圍明顯擴大、 定點醫療機構成倍增加, 實惠更多。

  今年是郭正漢老人退休的第15個年頭。2004年他從蘭州市平板玻璃廠退休后, 趕上2005年至2018年國務院連續14年調整企業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 “2004年剛退休時, 我的養老金才990元, 今年已經漲到了3200多元, 足足漲了兩倍多, 我真是趕上了好時代。” 郭正漢老人說。

  2016年全國 “” 期間, 在10個與民生相關話題的網上投票中, “加快推進醫保全國聯網” 以1098萬票高居榜首。

  由于我國人口流動日益頻繁,隨兒女長期在異地生活的 “老漂族”、 流動性較大的農民工和外來就業創業人員, 以及為了治病不得不轉診的參保者, 都曾深受異地就醫報銷不便之苦。

  民之所望, 施政所向。 近兩年來, 全國各級人社部門攻堅克難,久久為功, 以實際行動向黨和人民交出了一份優秀答卷。

  人社部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在國家異地就醫結算平臺上備案的人員已達到257萬人,9487家醫療機構聯網。 目前, 全國所有省級異地就醫結算系統、 所有統籌地區均已實現與國家異地就醫結算系統的對接, 符合條件的參保人員跨省異地就醫結算時無需 “墊錢” “跑腿”。

  全面實施全民參保計劃, 對各類人員參加社會保險情況進行登記補充完善, 建立全面完整準確的社會保險參?;A數據庫, 實現全國聯網和動態更新。

  社會保障建設全面納入法制化軌道,自2010年 《社會保險法》出臺以來, 國家制定、 修訂了包括《工傷保險條例》 《工傷認定辦法》等40多個配套法律法規;

  全國社會保障卡持卡人數達到11.5億人,102項應用已全部開通,持卡人可 “一辦” 人社各領域業務, 為百姓記錄一生、 保障一生、服務一生;

  社會保障事業是民生之依, 每一步、 每一環節都和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息息相關, 人社部門未來還將繼續砥礪前行, 助力社會保險事業實現新騰飛。

孝感| 山西太原| 柳州| 莱州| 图木舒克| 东莞| 无锡| 天水| 大连| 云南昆明| 仁怀| 六盘水| 金昌| 锡林郭勒| 通辽| 迁安市| 龙口| 赣州| 云南昆明| 新泰| 珠海| 临海| 蓬莱| 聊城| 济南| 新余| 甘南| 东海| 黄南| 无锡| 怀化| 偃师| 永新| 牡丹江| 高密| 塔城| 邹平| 大理| 西藏拉萨| 徐州| 定安| 吉安| 景德镇| 邯郸| 博罗| 芜湖| 阿里| 涿州| 巢湖| 神木| 黑龙江哈尔滨| 肇庆| 项城| 百色| 保定| 中山| 武夷山| 天门| 榆林| 通化| 枣阳| 兴安盟| 宿州| 陵水| 任丘| 金华| 郴州| 汕尾| 庄河| 恩施| 五家渠| 孝感| 临沧| 聊城| 馆陶| 宜都| 梧州| 惠东| 永州| 宿州| 朔州| 仁怀| 内江| 台州| 象山| 宝应县| 五指山| 沧州| 大兴安岭| 广州| 宜昌| 泰州| 临沧| 吐鲁番| 单县| 新疆乌鲁木齐| 仁怀| 安阳| 宿州| 天水| 咸宁| 本溪| 灵宝| 临猗| 海南海口| 温州| 攀枝花| 淮北| 丹东| 永新| 吐鲁番| 日土| 五指山| 宜宾| 东台| 象山| 汕头| 宝应县| 阿坝| 文山| 灌南| 盐城| 灵宝| 启东| 神木| 山西太原| 毕节| 芜湖| 兴安盟| 泗阳| 湛江| 安吉| 济宁| 万宁| 任丘| 菏泽| 文山| 博尔塔拉| 偃师| 葫芦岛| 汕尾| 桓台| 黑龙江哈尔滨| 沛县| 宝鸡| 醴陵| 安吉| 诸城| 黄山| 安徽合肥| 张家口| 乐清| 巴彦淖尔市| 五指山| 新泰| 宁夏银川| 神农架| 安顺| 海宁| 江门| 潮州| 那曲| 韶关| 定州| 涿州| 澄迈| 乌海| 双鸭山| 池州| 运城| 汕尾| 新疆乌鲁木齐| 绥化| 克拉玛依| 曲靖| 白山| 毕节| 改则| 广州| 福建福州| 滁州| 河池| 文山| 包头| 佳木斯| 澄迈| 克孜勒苏| 晋中| 清徐| 汉中| 鹰潭| 渭南| 青海西宁| 湖北武汉| 阿拉尔| 渭南| 来宾| 秦皇岛| 单县| 菏泽| 基隆| 山西太原| 西藏拉萨| 桐城| 赤峰| 遂宁| 新疆乌鲁木齐| 果洛| 乳山| 山南| 贵州贵阳| 邳州| 福建福州| 昌都| 柳州| 遂宁| 通化| 淮南| 中山| 莱州| 焦作| 呼伦贝尔| 延安| 和县| 绵阳| 五家渠| 乐平| 泰兴| 澳门澳门| 潍坊| 晋城| 北海| 汉中| 醴陵| 衡水| 玉林| 锦州| 吉林| 陕西西安| 东营| 济源| 防城港| 铁岭| 琼海| 黔西南| 汉中| 玉树| 喀什| 盐城| 阳江| 榆林| 赣州| 如东| 临沧| 白城| 克拉玛依| 黑龙江哈尔滨| 宁德| 乌兰察布| 台湾台湾| 江门| 宁国| 日喀则| 柳州| 贺州| 湖北武汉| 大理| 驻马店| 长葛| 桐城| 博罗| 青海西宁| 吐鲁番| 武夷山| 锡林郭勒| 泸州| 肥城| 仁寿| 桐城| 广汉| 无锡| 明港| 苍南| 德阳| 达州| 溧阳| 任丘| 大丰| 那曲| 梧州| 邹平| 南平| 四平| 益阳| 德阳| 定安| 保亭| 沭阳| 淄博| 琼海|